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

海宴:发布-香港警队最新宣传片《守城》:与我们一起守护香港

  警队《守城》:与我们一起守护香港   新华社香港2月21日电 题:警队《守城》:与我们一起守护香港   新…

  警队《守城》:与我们一起守护香港

  新华社香港2月21日电 题:警队《守城》:与我们一起守护香港

  新华社记者周文其

  夜幕下,车队闪着红蓝警灯疾驰而过,奔向香港多地。“Stand by!(准备!)”“Go!Go!Go!(上!上!上!)”话音刚落,一名名警员手持冲锋枪、身着防弹背心,向藏匿的暴徒发起突袭,将其一网打尽。

  这是香港警队最新宣传片《守城》中的片段。浏览破亿、好评上万,这部扣人心弦的短片打动人心。

  现实中,香港警队做得更多。特别是“修例风波”以来,面对香港反对派和境外势力的肆意抹黑与恶毒攻击,他们依然专业得当、无惧无畏。

  “香港是我们共同的家。希望市民看完短片后,更加信任警队,与警队一同维护好这个家的安宁。”警务处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说。

  发生恐怖袭击就会这样行动

  “哪个警务人员的角色与现实差别很大?”

  “那一定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。”

  执掌警队的邓炳强常常在警察总部统筹指挥。而在片中,他作为一名一线警员,全副武装参与行动。

  不少市民看到这一幕都忍俊不禁。谈及触影感受,邓炳强笑着说:“演技有点搞笑,大家喜欢就好。”

  邓炳强和同事希望通过这一安排传递出“小角色有大意义”的理念。“不分职位高低,每名警务人员的工作都有价值。”郭嘉铨说。

  《守城》播出后,许多朋友打电话向公共关系科总督察翁海城“抱怨”:15分钟的片长太短了,应该拍成90分钟!

  “真实”是《守城》打动许多市民的一大原因。该片警察角色全部由警务人员饰演,制作团队共动员了超过15个警队单位的600多名人员。

  “飞虎队”从直升机游绳降落会展中心天台,“水鬼队”武装涉水潜入攻击位置,爆炸组拉好封锁线安全引爆炸弹……紧张刺激的片段目不暇接。

  翁海城说,《守城》没有特技,警务人员大多都是本色出演,“发生恐怖袭击时,就会这样行动”。

  “指挥中心,勾到目标,白色旅行车。”

  “立刻叫其他攻击队去包围!”

  站在警务处副处长萧泽颐身边,陈健国一脸坚毅,语调果断地协助指挥。

  警察机动部队总部校长,既是陈健国在《守城》中的角色,也是他的现实职务。每年,机动部队都要在防暴、反恐等方面展开多项训练。

  “一旦真有恐怖袭击,我还会和影片中一样,协助警队上级处置危局。”他说。

  “感谢你们在‘修例风波’中守护香港!”“多谢你们对抗‘黑暴’,成果超出预期,辛苦了!”……看完《守城》,不少网民点赞留言。

  诚如网民所言,香港警队一直不畏艰辛地开展执法行动。如今,他们的付出已初见回报。统计显示,“修例风波”引发的暴力及违法情况在2020年已有所减少,纵火、刑事毁坏等罪案比2019年减少了25%。

  “我们有信心、有能力守护香港安宁。”郭嘉铨说。

  完全不同的体验

  这并非陈健国第一次触影。此前,他在一部介绍机动部队的短片中有过演出:出镜4秒钟,台词4个字——“继续努力”。

  在《守城》中,陈健国的角色更有一些主角色彩。“台词有好几句,出镜时间也长了不少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即使是本色出演,陈健国依然遇到一些小麻烦。一度台词说错,表情有点不对,与“萧sir”的互动略显磕绊……一番调整下来,他颇费了些周折才完成拍摄。

  “比之前拍摄时紧张很多。不过,能多一次体验还是很开心。”他说。

  翁海城的心情更激动一些。从前年1月加入公共关系科以来,他已经协助拍摄多部警队短片。过去,他主要协助媒体与具体拍摄对象联络。

  这一次,他几乎全程参与了摄制。一连数月,从最初沟通到联络部门,从前期踩点再到协调场地,都可以看到他忙碌的身影。

  “第一次看到《守城》成片时,真感觉像看到自己的孩子呱呱坠地。”他说。

  与此前一些警队短片相比,差别更大的是《守城》摄制前的社会环境。陈健国在1992年就加入了香港警队。在他记忆里,香港警队长期的形象都是专业得当、理性克制。

  “修例风波”期间,作为警队应对暴乱的一支关键力量,机动部队屡屡在街头止暴制乱。

  然而,反中乱港分子却极尽造谣栽赃之能事,频频抹黑污名警队,把一连串凭空捏造的“指控”扣到警队头上。受此影响,一些市民对警队心存误解。

  “从没想过有一天会遭到这么多抹黑。”陈健国说。

  许多警察心里都憋着一股劲,想向市民展现警队的真实形象。

  这次摄制最让翁海城开心的,就是与所有警队单位沟通时都没有遇到困难。无论是警队高层还是一线警员,都愉快地参与了拍摄。“600多名警务人员通力合作,为大家带来了一场‘视觉盛宴’。”

  尽全力向市民展现警队形象

  在9天现场拍摄中,翁海城见证了同事的努力与付出。

  由于拍摄时间有限,每天下午四五点就得开始做拍摄准备工作。摄制组从日落时分开机,一直拍到凌晨五六点太阳升起。

  “有关警务人员既要参与拍摄,还得确保正常上班,很不容易。”翁海城说,他们的上司与同事也很配合,尽全力协助完成拍摄。

  拍摄期间,翁海城也经历了一些“紧张”时刻。片中一幕戏要在会展中心天台拍摄。由于排期紧张,直到拍摄当天上午会展中心才与警方签约。“没想到时间这么紧。”

  事实上,《守城》只是“修例风波”以来警方展现自身形象的妙招之一。2019年11月起,郭嘉铨就带领同事建立了一个直播团队,将暴力示威现场的画面清晰展现给市民。“希望他们多一个角度去理解警方为何要如此执法。”他说。

  2020年,警队召开了500多场新闻发布会,安排了150多场专访,其中超过30场都是邓炳强亲自受访。如此高频率的新闻发布,消除了不少谣言与误解。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警方一些线下活动被迫取消。“未来疫情缓和后,我们会重新举办一些关于培育团队精神的训练,吸引更多青少年参与。”在郭嘉铨看来,争取更多市民支持警队是一项十分必要的工作。

  “维护社会安宁,单靠警方是不够的,一定需要市民守法及支持警方的工作。今后,我们会继续努力澄清误解,与市民一同守护我城。”他说。

  【编辑:李玉素】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万琳百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fmharborside.com/34570.html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